Ame-Alice 悲伤家

我没有疯,只是爱的有些深沉。——凯瑟琳(Catherine)

落日山谷の三

暮蝉

 

       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绯色的天空和被风吹动的树林,感觉睡了很久的样子,梦里面满是沙沙转动的风车与无机质的笑声。此时正值晚秋,原本热闹的小镇伴随着每一天的流逝逐渐变得安静下来,到了最后甚至透出一丝的冰冷。

       夏季结束之后气温逐渐降低,小镇也逐渐的褪去夏装,变得更加寂寥来符合秋冬季的冷清。天空还是那天空,云朵还是那云朵,像极了版画一般不曾变化,只是在这种季节里它们仿佛都远离了小镇,看起来更加的幽远深邃。长时间的望着天空,这一片深深的蓝色就像是要吞没我一般让人感到恍惚。

       暮风吹过,卷起一片枯黄,身体稍微感到有些寒意。在这金色的季节中人们理所当然的开心、理所当然的庆祝、理所当然的欢笑。笑啊,笑啊,人们祭奠着掌管丰收的神祗,不带任何感情的笑啊,笑啊;笑啊,笑啊,人们敬畏着赠与恩赐的大地,不带任何表情的笑啊,笑啊;笑啊,笑啊,人么惧怕着收取生命的弯刃,不带任何心绪的笑啊,笑啊。

       我却悲伤了,或许,我一直都在悲伤。

       小镇充满了宁静,不见往日的喧嚣,只有那一片片暮蝉在风中悲鸣。蝉鸣由远及近,被风带到每个角落,漫步在小镇中,入耳皆是一片悲泣,蝉儿们像是要拼尽一切似的,声嘶力竭,喑哑刺耳。蝉鸣声和被拉长的影子似的,一声又一声,接连不断。感受不到小镇是否充满了凄凉或是活力,人们机械式的笑着就如同暮蝉止不住的悲鸣,无关乎我的感受,毕竟,这是一个人的世界。

       再次来到了午后的广场,这世界的原因导致这里人迹罕至,偶尔会有那么一两个人经过,明明是这么伤感的季节,人们脸上却带着幸福的微笑。世界,好像变得更加的冰冷了。我静静的站着,看着身边匆匆走过的人们,不知何时换上的风衣随着他们的步调摆动着。有时会有人停下来和我打招呼,相同的话语,相同的表情,平静又美好,幸福的笑着。

       已不知是何年何月,一如既往的悲伤。


14.09.03

00.10



评论
热度(1)
© Ame-Alice 悲伤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