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e-Alice 悲伤家

我没有疯,只是爱的有些深沉。——凯瑟琳(Catherine)

关于我的梦 其一



——Ame 篇

       空旷,大片的空旷,广袤的土地是要延伸到何处,向着那些阳光直到尽头。时不时的看看天空,那片蓝色深邃浓稠,站在高处时确是更显广阔。空气自下而上的流动,衣角随之翻腾摆动。似乎嗅到了世界的气息,那些空虚还有静滞。世界的终焉。

       越过地平线,双手迎接这星辰,流云之上,是触手可及的深蓝,交织着金色的光芒,如同要粘稠的流下天空。要是能接触到大地,世界便会陷入无限的惆怅吧。金色叠加着橙色的夕阳投影出的——深蓝冷寂的世界。

       将旗帜挂在远山的铁塔上,看它迎着风舒展扭曲。山下是插满风车的小镇,那些转动的风车,开出层层叠叠虚幻的花,小镇被这虚幻所掩埋,然后,这世界也变得迷离与怪异。亦幻亦真,空白的躯体与存在的意义。

       巨大的镜面映射出世界上的所有,那些温暖的色彩还有温暖气息。天空的深蓝覆盖了这白色的镜面,当它激起涟漪,便成为了通向黑暗的门扉。我浸染了黑暗,想要去寻找那镜中的世界,镜中的人。孑然一身,镜的内外。

       总是做着坠落的梦,如同雨水向着那空旷下落。穿过流云,和星屑融为一体,撒向每一处沟壑。跨越境界线编织成的牢笼,到达久远的虚空,还有永夜的黑暗。尽我所能用尽所有去感受这世界,包裹全身的忧郁还有映入眼帘的青空。夕阳的颜色不足以浸染这空旷的世界,仅仅只有世界的远方,那是平行线下的另一面终焉。

        持续的坠落。不停的从万米高空面向地面,静滞,下落。将流云抛在身后,超越每一道星光,留下每一缕思绪,却看不清雨水的轨迹,感受不到风的流动。向着远方却触及不了,时间停滞却仍在下落。世界的终焉,即是持续的永恒。我想我大概得到了永生,世界的世界即为我的世界,我的坠落,就是世界的坠落。

       我向着那些空虚、那些深邃、那些寒冷还有那些忧伤坠落,世界向着那些粘稠、那些黑暗、那些静滞还有那些终焉坠落。这是永恒,也是终结。当认知被限制为一人时却感受到了孤独,当感情被设定为悲伤时却闭着眼微笑,当拥有了全部之时世界只剩下了回忆。我是这世界的奴仆,却也是唯一的神。可笑的,唯一的神。

       永世的坠落,永世的存在。拥有的记忆超越了经历的人生,若问起我的所有,大概只有那些不断坠落的远去的思绪了吧。

 

15.11.10

00.04

Ame



评论
热度(4)
© Ame-Alice 悲伤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