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e-Alice 悲伤家

我没有疯,只是爱的有些深沉。——凯瑟琳(Catherine)

四季吐息 季一



桜がひらり頬に舞い落ちて

僕にそっと春が来た

 

       对身边所发生的事情产生了感受并且有了记忆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记忆中又度过了多少的春夏秋冬呢。回过神的时候,已经习惯了色彩的变换,也习惯了世事的无常。从积雪深处的脚印一直延伸到蝉鸣喑哑的绿色;从远方大地的金色一直延伸到蜿蜒流水的尽头。记忆中的四季有着它们固定的色彩,深雪寒冬、绿隐夏暑、赤金凉秋、粉缀春初。反倒是对四季的印象好似被禁锢了一般。

       注入感情,一切事物都会变的难忘。在那一刻,对一切注入当时全部的所思所想,哀伤的,快乐的,悲戚的,幸福的,仪式般的,自我觉醒般的赋予它们意义,使其成为回忆。当再次触及它们时,会产生怎样的心境变化呢。是不甘亦或满足,是不舍亦或释然,如同得到了救赎般。还是说更多的其实是感动,如同不期而遇的老友,不知要说什么的语无伦次。于是乎我们便可在一首熟悉的旋律中,在一副熟悉的画作前,在一丝熟悉的气息中热泪盈眶,会回忆起许多时光中的星星点点,那些被遗忘的,不完整的,被掩藏的岁月。

       雨水,气温回升、冰雪消融、降水增多。高寒地区却将这雨水化作春雪降下,完全不像是入了春的样子。须再过上些时日,待到空气中多了些许香甜气息时,早春的杏花开遍枝头,这才算是春回大地。春天对我来说,无非是院子中的那几棵杏树,三月至四月正是杏花花期,它们如同商量好的一般,两三日间整棵树就挂满白粉色的小花。易碎却又顽强盛开的白粉色花朵。如若碰到一阵过往的微风,花瓣便带着淡淡的香气从枝头脱落,铺满这复苏不久的大地,点缀着天地之间的世界。

       曾经多次见到过的平凡的景象如今却是那么的无法触及。没有什么会是永远的存在,总有些事物会被改变、被掩藏、被消除。就如同那些粉白色的小花,那些开满花朵的杏树,它们陪我度过了漫长的少年时光,如今却不知所踪。好在记忆中还有那些时日的气息,那一日的阳光、那一日的雨水;那一日的微风拂面、那一日的独自一人,所有的片段都带有淡淡的香气,还有粉色白色斑驳的微光。

       不知不觉的迎来春日,又不知不觉的送走春日。终日徘徊在阳光和雨水之中,直到花期已尽花事终了,才看到随风而逝,美不胜收。没有什么是永存的,如此,才会有刻骨铭心和潸然泪下,才会有情不自禁和蓦然回首。如同花朵开了又谢了一般,一拿一放,一生一落,单单只是走过这如此短暂的时光,也教人无比感动。这段不知不觉走过的时光,仅仅只有那些美好,就足够了。

 

もう大丈夫だよ  ほら

春が来た


「桜ひらり」高野健一

 

17.03.18

05.13

悲伤家


评论
热度(2)
© Ame-Alice 悲伤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