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e-Alice 悲伤家

我没有疯,只是爱的有些深沉。——凯瑟琳(Catherine)

一日记·黄昏的风

       

       傍晚时分,阳光正斜斜地打在地面上,影子被拉扯变长,延伸到目力所不及的远方,触碰到地平线,交织融合后消失不见。落日余晖下的世界显得有些魔幻,橙色与金色的映照下一切都变得熠熠生辉,不断映入瞳孔的金色阳光、笼罩大地的橙色天空、金色边沿的团状云块和橙色浸染的温润气流,世界是如此的魔幻。若以时间做为分界线,前一秒拥抱阳光,后一秒便影影幢幢,时间似乎就在一秒之中进行着轮回,如同停滞,如同永恒。

       世界是如此宁静,没有任何不和谐的声音,只有远远传来的虫鸣鸟叫伴着草木树叶摩擦产生的沙沙声响,这些微不足道的声音在这傍晚的异世界如同被扭曲般的盘旋回荡。光线会随着穿透水幕发生折射从而产生扭曲,声音似乎更易,气流拓展了路径使得声音可以传播的更远,如此,我是否可以借着这黄昏的风向着更远的地方传达或是聆听?像是因果,像是去留。

       晚风的气流缠绕在周围,翻动着衣服的下摆发出啪嗒的回响,他又来回拂动着纤草和树叶,使其窸窣不断,方才远处的虫鸣鸟叫这时又显得隐约不明。仿佛是仪式般,风愈烈,阳光愈加暗淡;又或是太阳逐渐下沉,风才会不断流动。前后顺序已不是很重要,当傍晚的暖风吹起时,这世界就已经非明非暗,非虚非实了。

       山风已至,逢魔之时。云块被撕扯成棉絮一般不再层叠错落,如丝带般光滑而细长。天空被分隔成三个部分,浑浊的深蓝天空与略带粉色的赤橙晚霞在远方的天幕底端织出整个世界的空旷与萧索。世界依然静寂,耳旁只有山风过往,扭曲着声音回溯着时光,静寂中隐约有远方的声响,或是嬉戏、或是欢笑、或是哭泣、或是感伤。这些都是谁家的过往,又都是何人的时光?

       渐渐的,阳光一再暗淡天空愈见绯红,最后终于到了如血浸染的虚空,让人狂乱的艳丽。四周再无虫鸣鸟叫,只剩下翅膀拍打和草叶簌簌的声音,周身的山风变得更加激烈,嘶吼呜咽如泣如诉。已传达不出任何的声音,也聆听不到任何的讯息,有的只是深沉的无力感与挥不散的失落心情。这世界的虚假和这记忆的真实混在了一起,使这世界有了陌生的熟悉感,也让这记忆有了旁观的疏离感。

       生活不过是三餐加一宿,如此周而复始,人生终究是殊途同归,如此一来记忆什么的世界什么的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与复杂了,就如同这世界在山风呼啸而至时真假参半恍惚狂乱,也如同这世界在山风戛然而止时亦虚亦实轮回往复。如此看来,也许自身的存在也有诸多虚假之处。

       山风已驻,夜晚将至。


                                                                            悲伤家/02.29/18.07.10



评论
热度(6)
© Ame-Alice 悲伤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