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e-Alice 悲伤家

我没有疯,只是爱的有些深沉。——凯瑟琳(Catherine)

腐叶花园

我有一间小木屋

堆砌在参差的林场

树下一汪清水潭

隐遁于重叠的山峦

屋前立着石桌椅

沉淀起粉齑的时光

暮色笼罩老风车

转动着黑白的日常


藤椅发出腐朽的声音

惊动了瑟瑟抖落的枯叶

老旧窗户结满的霜花

固封起半个世纪的月光

八音盒上缠绕的蛛网

谱写着熟悉久远的音符

玻璃瓶中静滞的浑水

浸湿了萎缩干裂的花枝


生命短暂,时光易逝

遇见的人如转瞬的流星

四季更替,光影轮回

说过的话如凋零的落叶

烟云过眼,雾气氤氲

经过的事如堆积的尘土

斗转星移,雁过留声

惦念的人如薄暮的夕阳


留在过去吧

所有遗失的青春...

回梦手记凯瑟琳 第一则

幻中境


少女总是做着梦

不论快乐或是难过

在夜深人静之时

在万籁静寂的夜空

少女总是做着梦

时而明快时而繁复

在独自彷徨之时

在空旷无垠的大陆


翱翔天际的鲸鱼

在水天相接处浮沉自如

翻越山峦的溪流

在碧蓝天空下熠熠生辉

光影交错的风车

转动在每一座天空浮岛

漫天飞舞的花瓣

铺满了每一片镶边流云


春天略寒的空气

凌厉清冽不觉落泪

夏天晶莹的露水

清爽纯净温柔甜美

秋天疏松的落叶

层层叠叠干燥易碎

冬天枯槁的树干

寂静空洞回音连绵


峡谷深处的妖精

留下光线编织成的通路

高山盛开...

吟游人的吟游诗 四

白色战争组曲


——I.战争

农夫叫嚣着

说要还以颜色

商人则大肆敛财

收集着药材

女人怀抱着孩童

向行进的队伍抛撒花瓣

老者在胸前交叉双手

呢喃着祷告神明

国与国之间的争斗

败者遭人唾弃胜者铸就英雄

谁都扯出一面大义的旗帜

掩盖表面之下的丑恶

为了王国为了荣耀

有了金钱有了美酒

为了人民为了国王

砍下头颅刺穿心脏


——II.王子

他是国王的骄傲

他是人民的信仰

王国的第一皇子

拿起圣剑身披荣光

他是常胜的兵士

是军队的头狼

是希望女神的眷属

是照亮战场的霞光

当队伍穿越泥泞的沼泽

王子被迫翻下了马背...

悲文爱丽丝 · 之十

·终章


睡下去吧

再次的沉眠吧

一年的时间

又走到了终点

阳光回归天空

世界退去色彩


积雪堆砌愈深

洋馆就越显斑驳

荒芜的大地

覆盖着折断的枯草

庭院的萧索

一眼便可看出


面向东方的窗台上

扭曲的藤蔓还留有残骸

年久失修的穹顶横梁

不断抖落着时间的尘埃

不知是从哪一个世纪开始

痕迹被一层又一层的深埋起来


这里经过了太多的时光

风吹雨淋雪藏日晒

没有多少东西被保留下来

显得残破不堪

整座过去如同化成了齑粉

一触即散


然后,水汽凝结

世界着了新装

那些留存于世...

悲文爱丽丝 · 之九

·春日时计

人偶是否对时间拥有概念

明明是处于永存的状态

经过了冬夜的黑暗

世界再次拥有了色彩

四季更替光影转换

世界在流动时间在循环


阳光又一次穿透了积云

融雪再次从谷中溢出

沿途再一次花朵尽开

尽头又是绿意延绵

又见云卷云舒

天空广阔而无垠


阳光散开在空气中

笼罩温暖又时光漫长

溪水环绕在山谷中

幽远长久还有冰雪消融

花草生长在风雨中

枯萎绽放和生机万般


从二楼探出身去

与遥远的过去如出一辙

花开正盛的黄色早春

粼粼波光的蜿蜒溪流

勃勃生机的绿色大地

还有温暖和煦的金色阳光...


© Ame-Alice 悲伤家 | Powered by LOFTER